原标题:当套路打败新鲜感,印度电影也抓不住中国观众


《起跑线》聚焦教育公平问题。


《小萝莉的猴神大叔》很走心。


《苏丹》也有摔跤元素。


《嗝嗝老师》剧照

去年,一部《摔跤吧!爸爸》以12.99亿元票房登上年度国内电影票房排行榜第七位,不仅口碑票房双丰收,也由此开启了一波印度电影在中国市场的“淘金”之路。截至目前,今年已有7部印度片进入中国市场,成为除日本之外,最多引进中国市场的非好莱坞进口片。

凭借接地气的题材,印度电影在国内观众的受众群体进一步扩大,其中多部口碑之作深受好评。然而,有个现象却值得关注,从今年以来,印度电影在中国市场的票房数字逐步递减,《摔跤吧!爸爸》这样的票房奇迹再难复制。口碑依然高企,为何票房却越来越少?业内人士分析,出现这样的倒挂现象,与同一类型影片上映过于密集,观众产生审美疲劳有关。

又一部印度电影口碑爆棚

正在热映的《嗝嗝老师》中,女主角奈娜是一位妥瑞氏症患者,经常会不受控制地抽搐并发出怪声。她梦想成为一名教师,但每次去找工作,却总是遭到拒绝,在经历过无数次失败后,终于争取到母校的工作机会。然而,等待她的却是全校成绩最差、最难对付的“放牛班”。

影片主要讲述了奈娜如何带领这一班垫底差生逆袭翻盘的故事,直指印度教育资源分配不均、贫富悬殊等社会问题。有趣的是,这部影片并非一部俗套的教育片,女主角并非毫无缺陷:身患妥瑞氏症的她不仅日常生活困扰重重,从小到大遭遇过无数次的被歧视、被拒绝、被遗弃,甚至连亲生父亲都嫌弃她。面对班里这群同样被世界热嘲冷讽的学生,奈娜不仅仅是个“挽救者”,最后她也被治愈了。

影片上映后,不少观众纷纷表示,再一次被印度电影所传递的正能量打动,“每一位教育工作者都应该看一遍这部电影。”“没有差学生,只有差老师,这样的教育理念值得点赞。”

印度引进片几乎都获高评价

《嗝嗝老师》口碑上的好评,无疑是近年来多部印度电影在中国市场优良口碑的又一次延续。印度电影在中国评价有多高?看看观众的打分就知道:《摔跤吧!爸爸》9.1分、《小萝莉的猴神大叔》8.5分、《起跑线》7.9分、《神秘巨星》7.7分、《嗝嗝老师》7.6分、《厕所英雄》7.1分、《巴霍巴利王2》7.1分、《苏丹》6.9分,几乎每一部都在高分榜上。

印度电影有三宝:走心、音乐、正能量

可以说,印度电影已经在中国找寻到一个准确定位,那就是在娱乐化的外壳包装下,藏着的是现实主义的内里;题材大多歌颂真善美,让观众看着很舒服,最后充满正能量地走出影院。正如网友总结的那样,“印度电影有三宝:走心、音乐、正能量”。

同时,题材也是印度电影受到观众喜爱的重要元素。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教授尹鸿在评价《摔跤吧!爸爸》时认为,“除了创作水平、创作质量,《摔跤吧!爸爸》表达了共同的主题:父女情深、励志成长,这样的故事是能够共享的。”

在大众化的故事之下,却充满话题性,不俗的创作水准加上与观众息息相关的话题,印度电影成功地引发大众共鸣。

《摔跤吧!爸爸》表面上看是体育片、亲情片,其实阿米尔·汗真正想要探讨的是男女平权。《神秘巨星》也不仅仅是一个女孩爱唱歌的故事,而是透过一个家庭反对女孩当歌手,引出男女不平等、家暴等社会问题。《厕所英雄》的切入点更有趣,一对夫妻因为上厕所引发的矛盾,笑点有点荒谬,但带出的却是故事背后印度女性如厕难的尴尬现状。

教育题材虽然与观众息息相关,但想要处理得不落俗套绝非易事。同样是讲教育资源分配不均,《起跑线》和《嗝嗝老师》选的角度就大为不同:前者是大多数家庭都会面临的“择校”难题,后者是鲜为人知的妥瑞氏症;一部让人看得哈哈大笑,另一部却感人至深。但两部影片最终都成功引发观众共鸣。

尽管是很普通的题材,但印度电影却总能找到观众眼前一亮的角度。剧情不晦涩、不难懂,情感到位,娱乐性十足又足够接地气,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都能接受、理解,符合主流的价值观和情感需求,是印度电影受欢迎的制胜法宝。

除了在创作上定位准确之外,印度电影在中国上映时还会配合中国观众的审美做出细微调整。例如,在印度,多数电影放映会分为上下场,因此影片长度相应较长,再加上宝莱坞的特色,歌舞片段的比例相对较大。但中国观众对大段大段的歌舞片段不太习惯,因此,不少印度电影会在中国版本里对歌舞做出相应删减,以免影片过于冗长。

观众开始出现审美疲劳?

然而,尽管口碑都很不错,但如何保持印度电影的热度,以免观众陷入观影疲态?这成为印度电影在中国市场遇到的新难题。

截至记者发稿为止,上映5天的最新印度电影《嗝嗝老师》在中国内地市场票房累计突破3700万元。根据猫眼电影预测,该片最终票房应该在1.07亿元左右。尽管这样的成绩不算很低,但也不算理想,与《摔跤吧!爸爸》12.99亿元、《神秘巨星》7.47亿元相比,相差甚远。

一个不可忽视的现象是,从今年开始,印度电影在中国市场的票房在逐步递减:《神秘巨星》7.47亿元、《小萝莉的猴神大叔》2.85亿元,《起跑线》2.1亿元、《巴里巴霍王2:终结》7683万元、《厕所英雄》9460万元、《苏丹》3613万元。

“主要还是上映太密集了,平均一个月一部,模式过于相似,像《苏丹》就与《摔跤吧!爸爸》一样,都是讲摔跤的。”广州金逸珠江电影院线总经理助理谢世明认为,上映时间挨得太近、类型模式高度重合,会让观众认为影片跟以前上映的印度片没有太大差异,“套路”早已摸透,因此买票的欲望也会相应降低:“国庆档《李茶的姑妈》票房失利也是这个道理,开心麻花的电影上映太频繁,内容、题材重合度过高,再加上《李茶的姑妈》本身口碑下滑,观众看多了自然会产生审美疲劳。”

谢世明认为,印度电影在中国市场是否卖得动,明星也起到一定的作用:“如果没有阿米尔·汗主演,多少会打折扣。阿米尔·汗在中国市场是知名度最高、最有票房号召力的印度演员,没有之一。”谈到未来印度电影在中国市场的空间和表现,谢世明表示,在引进依然比较密集的情况下,如果没有十足的话题性或者爆棚好评,又没有阿米尔·汗这样的明星加入,“几千万元到一个亿的票房将会成为常态。”


[详细]

远离城市的喧嚣,融入大自然的怀抱。周末,走进农家乐,坐在果树下品尝可口的农家饭菜,这是阿克苏人最喜欢的休闲方式,也是许多外地游客期待的。

在柯柯牙百万亩绿洲,你可以看到春夏的绿色、秋季的红色与金色,色彩装扮了曾经的荒芜,而一个个农家乐则代表了当地的“火热”。

走进柯柯牙生态园,空气清爽,果蔬满园。在这里,你可以赏荷垂钓、自助烧烤,更可以陪孩子在游乐场尽情玩耍,品尝不一样的农家风味。你一起来一次采摘体验吧!

监制:赵净张雷

记者:张佳琪莫丽德尔吴卓胜

制作:张佳琪

配音:莫丽德尔

[详细]

大学老师变身柯柯牙护林人儿子接力继续守护

两代人和这片林

都市消费晨报讯(记者许倩)依马木·麦麦提原本是一位大学教师,却在不惑之年一头扎进荒漠戈壁挖沟植树当起了护林人,他的愿望是守护这片林,与这些树一起慢慢变老。

image.png

柯柯牙林管站第一任站长依马木·麦麦提。记者陈峰高宇刚摄

依马木·麦麦提是柯柯牙林管站第一任站长,柯柯牙最初3000亩林地每个角落都有他的足迹。如今,这片林地由依马木·麦麦提的儿子艾斯卡尔·依马木守护着,已经73岁的依马木·麦麦提时常会督促儿子去巡护。

从讲台到戈壁曾经想辞职

1964年,依马木·麦麦提从阿克苏地区农校园艺专业毕业,几经调动后进入塔里木大学成了一名大学教师,在校期间获得过自治区优秀教师荣誉。

依马木·麦麦提很喜欢老师这个工作,只是学校离家远,1985年便想调回阿克苏当老师。准备办理调动手续时,依马木·麦麦提碰见了时任阿克苏地区林业处副处长艾斯卡尔·卡斯木老同学。

“你学的就是与林业相关,不实践光教书怎么行?现在正是用人之际,你要最大限度地发挥自己的能量啊!”艾斯卡尔·卡斯木硬拉着依马木·麦麦提去了自己的办公室,苦口婆心地游说,“挖角”他来林业处。当时依马木·麦麦提还不知道,等着自己的将是一片茫茫戈壁。

就这样,原本要去学校工作的依马木·麦麦被老同学“挖”到了林业处。他下乡锻炼了一年,回到办公室得到消息可能要去柯柯牙林管站工作。

image.png

阿克苏各族群众当年植树时的火热场面(资料图片)。图/阿克苏地委宣传部提供

“下乡锻炼都不怕,到防护站应该能胜任。”抱着这种想法,依马木·麦麦提到了柯柯牙植树工地,这时他却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一望无际的黄土戈壁,纵深交错的沟壑,哪里有树林,连草都没有,即使要种树,太阳大又没水源,成活都成问题。

依马木·麦麦提打算四处看看,在跨过深沟时却因地表浮土松软,猝不及防迎面摔进了土里。他爬起身,伸手抹掉眼睛上的土,又吐了吐嘴里的灰,顾不得衣服全脏了,捂着额头就在埂子上坐了下来:“我一定是脑子坏了,干净体面的大学老师不好好当,非到戈壁滩上来种树?”

依马木·麦麦提不知道该怎么办,接连一星期都坐在单位门口,思来想去,他决定辞职。

时任阿克苏地委副秘书长、柯柯牙绿化工程常务副总指挥的何俊英是跟随王震将军部队入疆的老兵,听说依马木·麦麦提要辞职,便约他谈心:“你是一名党员,国家培养了你,现在正是需要你发挥自己特长的时候,你却打退堂鼓?这不就像培养好了士兵,他却不上战场,成了逃兵吗?”最后,何俊英给了他3天考虑时间。

“我一定要让它们活下来”

那天,依马木·麦麦提一夜未眠。次日清晨,下定决心留下的他背着一口袋馕,再次出现在柯柯牙植树工地上,开始了自己的工作。第二年,也就是1987年的春季,这片荒地里开始栽下一棵棵希望的树苗。

依马木·麦麦提说:“土地板结、盐碱性大,挖排碱沟、挖树坑经常弄得大家满手水泡,阿克苏人这么不容易才栽下的树苗,我一定要让它们都活下来!浇水、施肥、管护,绝不松懈,明年这些树苗只会越长越壮,不会再变成冬天的柴火。”

为了保证成活率,依马木·麦麦提和手下3个技术员,4个人从核心腹地到角角落落,每天都得走上二三十公里。累了,就在地窝子里眯一两个小时,还得不时盯着水渠的浇灌情况;饿了,就从布袋里拿出一个馕啃。离家3天,馕已经硬得咬不动了,在水渠里泡上十来分钟,一咬,软硬倒是合适,就是留下半口沙子。

“夏天蒸发量大是树苗最容易死的时候,看不好水和肥料,春天的努力就全白费了。”10月熬过最忙的时候,依马木·麦麦提终于出现在了家门口。半个月没着家的依马木·麦麦提头发蒙尘、胡子拉碴,裤腿挽到小腿肚,腿上沾满了泥巴和杂草,一双发黑发黄的白球鞋早已湿透。

依马木·麦麦提的爱人见了他,端详了许久,才半是责怪半是心疼地打趣道:“同志,您找谁呀?”

功夫不负有心人,依马木·麦麦提硬是拼命带着技术员和工人养活了这片树林。1988年春天,3000亩树林的成活率达到了87.5%,情况较好的沙壤土片区成活率甚至高达98%。

虽然已经退休17年,说起柯柯牙绿化工程,依马木·麦麦提的眼中仍然闪现着年轻人一样的光芒。他拍着自己胸口说:“现在我身体很好,如果还需要我去守林护林,我明天就能出发。在家慢慢老去,不如让我和柯柯牙的树一起老去。”

儿子接力守护舍不得走

“这些树就和自己养的孩子一样,看到它们蔫了,心情就不好;看到有人伤害树枝,就像自家孩子受了伤,所以照顾它们必须得是我放心的人。”1990年,依马木·麦麦提硬把高中刚毕业的儿子艾斯卡尔·依马木拉到了柯柯牙。今年,已是艾斯卡尔·依马木接替父亲守护柯柯牙的第28年。

当年艾斯卡尔·依马木本来打算去当兵历练自己,父亲却说当兵历练和在柯柯牙锻炼一样,要是戈壁绿化的苦都能吃,以后啥事儿都能干成。

“当时我很不乐意,以前我去父亲工作的地方看过,那全是戈壁滩,离家远,骑自行车来回一趟至少3个小时,还老摔跤,为此我还闹脾气不跟父亲说话。”艾斯卡尔·依马木回忆说,当时他母亲也不能理解父亲:他自己辛苦就算了,怎么还硬拉孩子去受罪。

一家人都拗不过依马木·麦麦提,艾斯卡尔·依马木最终还是去了柯柯牙工作。“来了就得好好干,父亲一直这样教育我。虽然之后父亲调到林科所,可他一直特别关心柯柯牙的树苗,在家随时抽问我地里的情况,答不上来就是一通批评,感觉他关心那些树比关心我还多”。

原本艾斯卡尔·依马木只想在这里工作3年,“就当自己在柯柯牙当兵锻炼了”。可3年一过,绿化工程初现成效,经过前辈们的养护,柯柯牙早已不是当年的荒漠戈壁,反而绿树成荫、风光秀丽。艾斯卡尔·依马木看着自己悉心照顾的树苗,舍不得走了。

“现在我越发能理解父亲珍视这些树苗的心情,我也从一开始怕人笑话自己,变得为守护这片树林感到自豪。”艾斯卡尔·依马木骄傲地说。

艾斯卡尔·依马木的爱人月尔尼莎·阿布都喀迪尔说:“一直觉得我丈夫和他父亲特别了不起,他们让柯柯牙这片没有绿色的悬崖有了绿色,也让阿克苏人拥有了蓝天白云,造福了我们的子孙后代。”

[详细]

阿克苏地区柯柯牙“三北”防护林工程。(摄于9月29日)

新疆日报讯(记者徐新虎摄影报道)该工程自1986年始建至今,共在沙漠戈壁上种植各类经济林、防护林、生态林15.7万亩,已成为守护阿克苏市、温宿县两地免受风沙侵害之苦的绿色长城,产生了巨大的生态效益、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

[详细]
 
 
  • 奇迹 | 荒漠变“林海” 缘起柯柯牙
  • 阿克苏火了!了不起的柯柯牙绿化工程
  • 新疆柯柯牙开启“霸屏”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