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档“蜘蛛人”高空清洗16年 从两件行李奋斗到有车有房

新疆晨报讯(文/记者 李雯 图/记者 喻义昌)没有轻功、掌心吐不出“蛛丝”,却能在“水泥丛林”里飞檐走壁。4月天气转暖,乌鲁木齐市的“蜘蛛人”们忙碌起来,他们腰系绳索,身挂水桶,头戴安全帽,手拿清洗棍,自上而下清洗墙面,为首府的高楼大厦“做美容”。

4月9日,乌市奇台路一商场楼顶,秦霞给米永库递清洗的水压枪‍

44岁的米永库是一名高空清洗工,妻子秦霞比他小4岁,是楼顶的辅助小工,这对夫妻档“蜘蛛人”从事高空清洗已有16个年头。

4月9日中午,新疆晨报记者来到奇台路一商场的楼顶上,夫妻俩结束了上午的忙碌,坐在天台上休息。米永库指着身后的大楼说:“乌鲁木齐东西南北的大楼我几乎爬遍了,从刚进城的两件行李,到现在有车有房,家里的日子是越过越红火了。”秦霞眺望着城市的天际线,笑着点点头。

夫妻档“蜘蛛人”演绎步步惊心的爱情

午休结束,米永库和工友扛着100多米长、30多公斤重的吊绳,妻子秦霞紧跟在他身后,两手提着桶、材料等工具。

“这商场不算高,7层30多米,我以前洗过最高的楼是39层的中银大厦,有130多米,脚下的轿车像蚂蚁一样小。”在米永库看来,这些平常人惊心动魄的场景,“蜘蛛人”却习以为常。

找固定点、捆扎、放绳子、吊桶、背安全带、扣安全扣……夫妻俩的动作默契而熟练。组长邓三平介绍说,两口子感情很好,“用‘公不离婆、秤不离砣’来形容,绝对贴切。”

准备结束后,米永库站上天台,开始“下板”,这是“蜘蛛人”口中最危险的环节。“慢点,别急。”秦霞轻声说,再次检查了丈夫身上的作业绳和安全绳。“放心。”米永库说着,两手抓住绳索,小小翼翼地将两腿分开坐在吊板上,然后迅速将身上的锁扣挂在作业绳上,动作一气呵成。

“媳妇儿,递桶!”米永库一吆喝,手脚利索的秦霞就将拴好绳子的水桶从楼顶稳稳地放下去。米永库接住后,用毛刷沾一沾清水,使劲擦洗墙面,再用水压枪冲洗,半空中飞舞起白茫茫一片水雾。每擦完一格,他就用脚一蹬,控制下降。

高楼之上,夫妻俩在绳端演绎步步惊心。安全绳的一端是双脚悬空的丈夫,挥舞着毛刷;另一端是趴在楼檐边的妻子,除了递工具外,她都紧紧地拽着绳头,守望着丈夫的安全。

“我就是他生命的保障,亲手放他下去,就要亲眼看他安全落地。楼层低的话,我就在楼顶上看着他,他需要东西喊一声或者打个手势就行,太高的楼层说话听不到,公司会配对讲机,隔几分钟我就要叫他的名字‘永库,永库’,听到他回话后,我才会踏实。”秦霞说,等丈夫顺利回到楼顶,她还要从头到脚检查丈夫有没有擦伤。

秦霞为米永库他们放绳子

月薪过万的背后是胆量、技术的考验

高空作业的高风险意味着高回报,米永库坦言,收入高的时候的确月薪能万,“按天算钱,大工一天400到500元,媳妇干小工每天200元,但每年工期很短,4月到10月下旬才能干活,平时刮风下雨休息。”

高空作业是个特殊工种,并不是谁都能干。说起干了10多年的行当,米永库对职业要求如数家珍,要具备登高架设作业证,没有高血压、心脏病、关节炎、恐高症,身材太高大钻不了窗户,太瘦小又会体力不支,风力高于4级、气温低于5℃都不能作业,“胆量、技术、耐力,缺一不可,一般人干不下来。”

第一次给大楼“洗脸”的情形,米永库记忆犹新。“一到楼顶,腿止不住地打颤,心脏快要跳出来,往地上瞅一眼就头晕目眩,着地时都是屁股着地,因为腿都软了。”他说,新人都这样,要在这行做下去,就必须克服恐惧。

如果掌握不好技巧,不懂角度调整,人悬在半空中会来回打转,难以贴到墙面。米永库解释说,清洗外墙也讲究手法,技术越熟练,干得越快,悬空时间就越短,“从上往下擦下去,再走楼梯或者电梯上楼顶,这样一个来回是20-40分钟不等,在半空中移动全靠腰部和腿部力量,三伏天还要忍受高温,一天下来运动量不小。”

技术难题指的是各种高楼的结构,近年来首府的高楼如雨后春笋般拔地而起,这给蜘蛛人带来一个又一个挑战。“建筑顶部各式各样的,斜面玻璃的,没有绳子固定点就没法操作;正三角结构的,连脚着力都很困难;曲面玻璃的,脚踩在弧线上不好稳定。”米永库希望,建筑师在设计时能考虑一下是否便于清洁。

秦霞为米永库他们放绳子

高空奋斗16年从两件行李到有车有房

一轮工作完成,米永库点上一支烟,夫妻俩笑着聊起来。时间推移到2002年,米永库28岁,秦霞24岁,夫妇俩的生活轨迹跟甘肃农村老家同龄人差不多,婚后结伴外出打工。“到了乌鲁木齐,刚下火车时我们俩一人身上扛个大行李包,那是全部家当。”米永库说,经过同村老乡推荐,夫妻俩入了这行。

对于自己的职业,秦霞并没有跟家里人说明,“说了老人帮不上忙,还担惊受怕。开始我们想暂时干一段时间,等站稳脚跟了再转行,但干久了就熟练了,也习惯了,我们又没别的手艺,后来跟父母说了好久才说服他们。”

乌市帮洁专业物业清洗有限公司李经理说,高空清洁行业人员流动性比较大,很多年轻人都吃不了这份苦,米永库夫妇是十多年的老员工了,“米永库带出了10多个徒弟,他干活我放心,秦霞是惟一的女安全员,心细又胆大,两个人都是公司的骨干。”

16年来,不少同乡都转行了,夫妻俩其实也曾犹豫过。“这行挣得是‘心跳钱’,每次听到有工友受伤,或者看新闻上的高空事故,我和丈夫都会下决心转行。在辞工的路上,看到一栋栋高楼大厦,我们又变了卦,回去换好工作服,继续工作。”秦霞说,类似这样的场景,她记不起自己经历过多少次了。

夏天在高空清洗玻璃,冬天做家政,夫妇俩靠自己的双手过上了有车有房的生活。“2010年,我们买了一套77平方米的房子,2013年买了一辆面包车,虽然房子不大,车也不豪华,但总算在城市扎根了,挺满足的。”秦霞说。

米永库他们工作的时候,秦霞会时刻注意观察,确保他们的安全

日子过得不易,但米永库却觉得很幸福,大女儿14岁上初中,小女儿9岁读小学,在孩子的眼里,爸爸是个能腾云驾雾的超人,也体谅他是命悬一线的劳动者。去年7月19日,米永库的生日那天,两个女儿为爸爸送上亲手制作的贺卡:“爸爸辛苦了,为家里撑一片天,生命只有一次,上班注意安全哦。”

从20多岁到不惑之年,夫妻俩在高空度过了最美的年华。今后,他们打算继续当个“蜘蛛人”,“干一行,爱一行,这份工作,往小了说是养家糊口,给孩子们挣一份前程;往大了说,我们让城市变得更亮堂干净,可能没有哪个行业像我们一样,十多年来目睹乌鲁木齐‘长高’,用手脚丈量、用手触摸这个城市翻天覆地的变化了!”

责任编辑: 王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