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中的阿勒泰”征文| 一场美丽的邂逅

盛亚楠(新疆喀纳斯旅游发展股份有限公司 ) 

我是一个土生土长的新疆女孩,来到喀纳斯之前,我每天看到听到最多的便是我家后面的建筑工地,机器声隆隆,日夜奋战。草地后面的高速路,也是车来车往,川流不息。

院里那块菜地,则成了一些小生灵惟一的栖息地。里面有几只蝈蝈此起彼伏地鸣叫着,我悄悄走进菜地,离得老远,蝈蝈就集体没了声儿,一点儿动静都没了。当我离开菜地,先是一只叫了几声,像探路者一样,一会儿,确认安全了,一群又开始欢唱。这蝈蝈,怎么这么防范于人呢?我小的时候,一会的功夫就能在榆树上,捉住好几只。如今,这些小生灵,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忽然提高了警惕,如此的敏感和机灵,甚至狡猾起来了!去了喀纳斯,我发现并不是所有的小生灵都如这里这般警惕、敏感。

在去喀纳斯的盘山路上,我看见一只小羊,在路边高高的山壁上行走,不时抬头望望过往的车辆,不惊不慌,悠闲的,甚至调皮地啃食崖壁上的小草。还有几头牛,晃晃荡荡地挡住我们的车,减速、慢行、鸣笛,它们置之不理,依然慢悠悠哒哒前行,甩尾巴的、顶架的、我行我素,就是不让路。

在戈壁长路上,我发现路边沙漠上,有几峰骆驼,有静卧的,有站立的,轰轰车鸣,他们无动于衷,好像在大漠孤烟中,漫长的冬梦还没有醒来。

在喀纳斯村清晨,我看见一只小鸟,在窗口外的一个水盆旁,扎翅淋浴,唧唧欢叫,你推门走过去,在不远处看它,它不飞,一直冲你叫,叫得你心生怜爱。

在喀纳斯山腰,一片盛开的野花丛里,一只蝈蝈在草丛里鸣叫,我悄悄走过去,它依然振翅长鸣,想伸手可捉住它,但我不忍。

在禾木,一匹马,甩着尾巴,向我们点头致敬,欢迎我们从远方来,有的还跪在我们面前,它们如此通人性,令人震惊!

在白桦林中,一只蝴蝶竟然飞落我们头上,我们走哪,它飞到哪,一只、两只、多只,让你心旷神怡。

他们好像不认识人,或者把人与他们都看做了同类,没有防备和戒心。这一点,在城市里,就大不一样。

这里还居住着热情好客的图瓦人,他们定居喀纳斯湖畔,保持着传统的生活方式。原木垒起的木屋,散布村中,小桥流水、炊烟袅袅、奶酒飘香。古朴的小村景致,象喀纳斯湖一样充满神秘色彩。他们有一种独特的乐器“楚尔”又叫苏尔,吹出的声音深沉舒缓、悠扬婉转,美妙而又神奇。外形似笛子一样,上面有三个孔,而楚尔的三孔能够吹出五个声、六个音,很是特别。它的吹奏方式更加少有,是开口吹的,靠舌尖来控制进入楚尔的气量,同时吹奏出两个声部——喉咙的振颤发出和声,舌尖的控制吹出优美的旋律,非常奇妙。

阿勒泰,一个人与自然和谐的地方,一个世外桃源,一个让人邂逅了便不想离开的地方。

责任编辑: 王东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