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阿勒泰”第四季•寻找非遗“珍宝”| 哈萨克花毡,在传承中创新

blob.png

9月19日,“我在阿勒泰”网络文化系列活动第四季•寻找非遗“珍宝”第三站来到布尔津县,探寻自治区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哈萨克族花毡制作。

美丽花毡,引全国网友赞叹

走进丽娜•阿汗的工作室,就像走进一座艺术宫殿。这里摆着大大小小60种哈萨克刺绣作品及花毡,小到餐巾纸盒子、花瓶、靠垫等日常生活用品,大到壁挂、花毡等装饰用品,还有小天鹅、小绵羊、小毡房等摆件,琳琅满目。

blob.png

两个白绒绒的小绵羊引起网络大V们的注意,一位网络大V捧着小绵羊爱不释手。哈萨克毡房星罗棋布,点缀在草原上,就像天上“盛开”的云朵。在丽娜的工作室“盛开”着大小不一的云朵,最小的仅苹果般大小,最大的有1.2米长、1.2米高。

“这是一个微型版哈萨克毡房,是结婚用的毡房。”丽娜边说边打开手机的手电筒,将手机伸进微型版毡房,里面有柜子、被褥、桌子、装酸奶疙瘩的布袋等,“这些都是哈萨克婚房必须有的装饰。”

blob.png

这个毡房引起大V们的兴趣,拍照发微博、拍视频发抖音……花椒主播美女饭饭的直播引起全国网友关注,“这个圆圆的是什么呀?多少钱一个?在哪里能买到?”网友们甚至要饭饭帮忙代购。

blob.png

看到全国网友这么关注哈萨克手工艺品,丽娜高兴地拿出哈萨克姑娘皮帽给饭饭戴上,“哇!西域美女!好漂亮!”全国网友纷纷点赞,直播室瞬间爆棚。

现代花毡制作主要功夫在刺绣创作

到哈萨克族牧民家做客,主人一定会拿出漂亮的花毡给你铺上,让你坐在绚丽多彩的花毡上,这是主人对客人尊重和热情的一种表示。

花毡,哈萨克语称“斯尔玛克”。花毡在哈萨克族的生活中用途很广,他们在毡房中要铺花毡,在毡房的门上要挂花毡,在客人的坐垫上要铺花毡,在睡觉的床上要放花毡,姑娘出嫁时也要陪嫁花毡。

从古至今,花毡都是哈萨克族人必需的重要生活物品之一,同时也是世代相传的家庭手工艺品。无论到谁家,家家户户都有大小不同的花毡,点缀在毡房里,使毡房成为一座色彩斑斓的艺术宫殿。

丽娜自幼就喜欢哈萨克刺绣,从小就跟着姥姥打羊毛、捻线、擀毡……参与花毡的制作,到12岁已能独立刺绣作品。“我打小就特别喜欢刺绣,这种喜欢胜过于学习书本上的知识。”丽娜说。

blob.png

花毡的制作要经过打羊毛、捻线、擀毡、染色、裁剪、缝制、绣花等,“小时候,从剪羊毛开始到制成毛毡,全都是人工完成。现在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毛毡制作已能机械生产,我们主要功夫是花在刺绣创作作品上,毛毡原料在乌鲁木齐和内地都能买到。”丽娜说。

从夜市起步创办生产基地

丽娜出生于1960年,1976年参加工作,在哈巴河县百货公司上班,1994年下岗,未来该怎么生活呢?很长一段时间里丽娜特别迷茫。

为了打发闲暇时间,丽娜开始制作哈萨克刺绣小挂件,今天做一个小毡房,明天绣个小布袋……小饰品越做越多,堆满了书桌、茶几。

有一天,丽娜将这些刺绣小饰品拿到布尔津夜市去卖,很受欢迎,几十个饰品很快就被游客抢购一空。

丽娜又找到自信,开始专心做哈萨克刺绣,白天加工,晚上到布尔津夜市摆摊。这样的生活持续到2002年,社区开始组织下岗职工一起制作哈萨克刺绣,并专门给了他们一间工作室,而且布尔津县城建局还在夜市给他们批了一个免费摊位,销售手工刺绣作品。

blob.png

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和布尔津县旅游业的兴起,旅游纪念品越来越畅销,这也为手工艺品创作者提供了难得的创业机会。

2007年,在布尔津县妇联的帮助下,丽娜购买了一批缝纫机,成立了民族刺绣加工点,并申请了注册商标。2010年,在阿勒泰地区和布尔津县政府的关怀下,丽娜的加工场地搬迁到设在布尔津县的自治区级靓丽工程示范基地,在这里有两间工作室,一间专门加工,一间专门展示销售,生产销售基地总面积达150平方米,带动19名下岗工人就业,形成集培训、生产、销售为一体的民俗手工刺绣业生产基地。

blob.png

现在,丽娜组织加工制作的生产基地达到年销售额上百万元的规模,她也经常被请到乌鲁木齐、哈巴河县等地培训授课。

家中壁挂200年传承七代

blob.png

在丽娜的工作室,珍藏着一块200年前的壁挂。

“这是结婚时用的壁挂,挂在毡房的墙壁上,起到避风和装饰作用。”丽娜解释。

而这一块壁挂传到丽娜的手里已经是第七代,时间有200年以上。

壁挂2.5米长、1.3米宽。仔细看壁挂的花纹,针线比现在的刺绣要细得多,绣出来的花纹也特别精致,“壁挂上绣的花纹,都是草原上常见的花草图案,根据自然景观创作的”丽娜解释。

值得称赞的是,这张壁挂保存了200年,没有掉色,也没有破绽,布料颜色依然鲜艳。丽娜说,这张壁挂她要珍藏起来,传给下一代。丽娜只有一个儿子,将来壁挂准备传给儿子,但遗憾的是刺绣技术却无法传给儿子。

现在,丽娜已带出七八名徒弟,从这些徒弟中她挑选出一名对刺绣非常感兴趣且非常有悟性的妇女努尔兰·木勒达汗,准备将她培养成传承人。

在丽娜工作室,记者见到了努尔兰,她正在给花毡贴花,相比老式花毡,新式花毡颜色更淡雅,“现在年轻人喜欢素雅风格花毡,我们在传承中也要创新。”努尔兰说。

最近几年,越来越多的牧民定居后,家里有了床,花毡也不用像以前那样制作那么厚,以前摆放在毡房的都是双层花毡,现在摆在床上的都是单层花毡。

(文/图首席记者于江艳实习记者赵紫璇通讯员胡尔曼古丽)

责任编辑: 闫小芳